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  
走出梦魇奔新生
时间:2016-07-11来源:作者:

 

房后的大树林,还是那么高大茂盛,浓荫挡住了西晒的烈日,一切是那样的熟悉,一切又是那样的陌生,面对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家,花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此时此刻“花姐”老泪忍不住“哗哗”往下落,揩了一把又一把。当看到破败倒塌的旧屋基上已建起了宽敞明亮的瓦房,她恍惚间又听到老伴亲切的话:“兵华妈你回家啦!”流落在外多年的“花姐”踉踉跄跄地向新家奔跑而去。
“花姐”原名叫花瑛(化名),现年64岁,小学文化,农民,原来曾因一度痴迷于“门徒会”,导致她有田不种、有家不归,家里原来的住房,也因年久失修而破败倒塌。2015年1月,作为贫困村扶贫对象的“花姐”,成为了我的重点扶贫攻坚对象之一。然而,“花姐”的活动,却显得十分“神秘”,我曾多次走访都很少见到其本人在家。眼看“花姐”的新房已经建好,2016年3月16日15时许,冒着炎炎烈日,我和村委会的工作人员一行再次找到了我的“一对一”扶贫对象“花姐”。
在“花姐”的儿子兵华家,我们终于见到了“花姐”。一阵寒暄之后,我们和“花姐”聊起了家常。“花姐”用颤抖的声音讲道,“不好意思,给你们‘白白’的跑了我家多次。前几天,我儿子兵华找到我,把我接回家里,同他们一起吃住,再也不准我参加‘门徒会’的任何活动,现在我已经同‘门徒会’的人脱离了关系。回家后,儿女们给我讲解了当前国家的法律、政策,我也从电视上也看到了许多邪教案例的相关报道,我终于明白了,原来我参加活动的‘三赎基督’不是正宗的‘基督教’,而是冒用基督教名义的邪教组织”。以前因为我对国家政策、法律不理解,害怕被处理,思想一时没转过弯来,所以成天的东躲西藏。“花姐”一边说着,一边从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塑料袋里拿出几本《七步灵程》、《圣经》等小册子和光盘,主动交给了我们,她说“这些东西都是前些年,有个“执事”到我家拿给我的,我认识的字也不多,一直装着,也没有时间看,今天,我把这些东西交给你们,我保证今后不再相信邪教那些骗人的鬼话。我信‘门徒会’这么多年,跟着他们东家出,西家进,最终,到老了连个落脚之处都没有。还是党的政策好,是你们给我盖上了新房,现在,我年满60岁,还领上了老年低保。最近,每天晚上,我还可以同其他老年人在村老年活动中心唱唱跳跳,吃穿住行都不用愁了。你看我现在人精神、气色好,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,感谢党和政府帮助我,给了我再一次的“重生”。说着说着,“花姐”的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。
在交谈中,“花姐”向我们讲述了她原来被“门徒会”裹挟的具体经过:“花姐”家原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,丈夫、儿子、姑娘四个人生活。1997年,临村信“三赎基督”教的李小仙找到“花姐”讲,最近,有俩个“外地人”要来我们村“传福音&rd狗万 买球quo;,没有合适的传教聚会地点,你家里比较合适,没有人管,地点也宽敞,人家“门徒会”到你们村传‘福音’,是做好事,做善事,你现在儿大女成人了,子女也不管你,又没有家庭负担,只要你相信“门徒会”,多行善事,祈求神灵保佑,你就能驻进“神家”,进到“天国”,通过李小仙多次“周济”后,好心的“花姐”默许了。从此,“花姐”慢慢的迷恋上了“门徒会”。
在讲述的过程中,这位自小生长在农村,很少出远门,甚至从未到过县城的“花姐”气愤地说:刚开始,我还信以为真,每天坚持吃“赐福粮”、“生命粮”,按照她们所说所讲的去做,“一天只吃二两粮”,全身心的成天到晚投入“祷告”,时常的还“献爱心”,并背着家人交纳“慈惠钱”、“慈惠粮”。有时星期六,星期天附近村子里面教内的兄弟姊妹还相约秘密多次在我家活动,经常是自己贴上电费、水费等财物。特别是在前些年,教内大力宣扬“地球要爆炸”、“世界末日”到了,只有加入“门徒会”的人才能渡过劫难,“信教的上天堂,不信的下地狱”。为了避过劫难,“花姐”还将老伴、儿女们辛辛苦苦积攒了一辈子的5000多元钱,也做了“慈惠钱”。为此,老伴同“花姐”闹翻了,从此,老伴一病不起,儿女们也分家单独生活。一气之下,“花姐”离家出走,成天痴迷的跟着“门徒会”信徒东家走出,西家串进,一混就是好些年,直到2014年,老伴去世时,“花姐”也没回家。话语中,“花姐”常常对自己参与邪教活动的事情深感后悔,她暗暗下定了从思想上、行动上彻底脱离邪教的信心和决心,我们深信回归家庭之后的“花姐”,一定能够重新过上美满幸福的小康生活。
走出“花姐”家时,已是夕阳西下,回想多日来我的扶贫之行,内心充满了感慨,作为一名反邪教的志愿者,我想奉劝那些仍痴迷于邪教的信徒们,早日像“花姐”一样迷途知返,走出梦魇般的过去,奔向新生。(县委政法委太阳 供稿)